请点开
——
LOL[维贾]
消灭都市
DC[无赖帮内销]
RainWorld
17th科学史[史同]
MONACO
脑叶
SU
——
王者荣耀无脑黑
杀鸡D5中立都喜欢
——
文画皆干
冷圈粮仓
不务正业做游戏
——
雷的cp:
LOL-杰维 刀E
DC-冷闪
17th-胡克/牛顿就不要了吧
D5-杰佣杰园社园欺诈遗照组
UT-SF PS和一切S受[非水仙]
——
吃的CP:
LOL-维贾 永亚 E杰
DC-无赖帮内销[主 条纹组 热冷 天镜 镖镜 pipster liscoe]超蝠 二代红绿
D5-社偶 佣冒 园医园 杰裘
17th-双挚友 双师徒
脑叶-大审 员工内销
MONACO-我感觉怎么样都好
RW:白猫/白蜥蜴
UT-钓鱼组 联盟龙鱼 空巢组 鱼龙鱼 羊夫妇 骨兄弟 IE
SU:怎么样都好

社偶二设相关。

*猜猜我想说什么设定。


  德国工艺最近总是在做梦。

  今天他梦见了儿时家中女仆给他讲述的那个故事。故事有关于一个女孩,一个仙境,而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只兔子。

  他梦见那只疯兔子把他摁在地上,手中的尖刀刺向他的眼睛,随着一阵剧痛他感觉鼻尖发热,眼中好像有血流出。此刻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,他回忆起在那之前,那只疯兔子和他长着一样的脸。

  “你叫什么?德国工艺?”

  “嘿嘿嘿,是新的朋友呢。…”

  兔子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,夹杂着疯疯癫癫的嬉笑声。

  “替我向天上的星星问好!”

  然后他便猛地惊醒了,白发散乱不堪。旁边的地上还躺着他的好朋友,德国工艺扶了扶额头,他睁大眼睛重新确认了一遍:这里是现实,他从梦里醒来了。

  与此同时他又多了很多疑惑。

  那只兔子是谁?他要杀了我吗?

  天上的星星又是谁?。

——

  皇家工匠不想再做那个梦了,他受够了。

  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向漆匠抱怨那个奇怪的梦,梦里有一个人不停地向自己呼救——他和自己穿的差不多,长的也一样,可一直碎碎叨念,尽是一些关于“救救我”的话语。

  “你想让我帮你什么?”

  皇家工匠从来没有感到如此不安过,他身处的位置是一艘船的甲板上,下方就是漆黑的巨浪。这艘船每次出现在他的梦里时都处在暴风雨中心,可奇怪的是船上没有人拉帆,只有这一个人跪在甲板上似梦魇一样不停地细语。

  这一次皇家工匠站在他身边的时候发现了一根绳子。

  绳子缠着他的腰,末端一直连到不知哪里去。皇家工匠从没有如此害怕过,他看着拿根绳子——这明显是引诱,是陷阱,分明是要把他带去什么地方。

  尽管如此他还是顺着绳子走去,也不知多久后他似乎终于离开了无尽的甲板,面前好像是船上的某个小房间的门。

  当他伸手推开门的时候,里面却暴拥而出成堆的哭泣和尖叫,还有血、血从他脚下流过。等到一切都过去了之后,他发现黑暗中有一个身影。

  那个人转过头来的时候……

  他睁开眼却看到了漆匠的脸。

  “怎么了?好吧,又是那个噩梦?”

  “……紫色的眼睛。”

  “嗯?”

——

  小小的木头娃娃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梦。

  梦里有…一朵花?

  那朵花叫着:

  不要!!!不要分开我们!!

  求求你们了,不要这样……

  梦里还有…一条鱼?

  那条鱼不会吐泡泡。

  因为它淹死了…?

——

  天造地设的脖颈被那把他再熟悉不过的雕刻刀抵住了。

  他倒吸一口凉气,试着扯出一个笑容。

  “这里是我的梦。你杀不死我的。”

  “对啊,这里是你的梦。”

  “多亏了你的梦,不然你都不知道我存在吧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我太伤心了。”

  “没有人想要知道你存在。”

  “当初你也是这么说的,我的星星……你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。在你的弟弟们面前一副样子,在我面前又是一副样子呢。”

  “我知道的,只要我闭上眼睛你就会杀了我。”

  “你们是不应该存在的。”

  “你也不应该。”

  “那又如何?我的存在只是为了杀了那个男人而已。”

  “你真可笑。”

  对方的红瞳暗了暗,随即眯了起来。

  “是啊。我真可笑。”

评论
热度(23)
© 名为BloodShadow的血影 | Powered by LOFTER